御幸一二三四也

MHA/MP100

【土耀日】糖组第六弹

超棒!!!!!!!

【茂灵】刀糖之战主持:

本次粮的太太:匿名【以后太太均匿名发布】


喜欢的朋友在点击底下小红心和推荐,红心量的多少会作为这次战争的评比标准。


【今天这位是我最喜欢的小天使】


——————————————————————————————


魔族




ooc


是糖


文笔废QAQ


 










魔族冗长的生命使得再有趣的事对他们来说也是转瞬即逝,一些年轻的魔族为了寻觅稍久的新鲜感,便开始踏足人类世界。年轻魔王影山茂夫倒是对新鲜没有什么需求,他出现在人界的缘由是——为了躲相亲。


不善言辞的黑发少年是魔族历史上魔力最强的魔王,自懂事起的梦想就是"变得受欢迎",但在坐上魔王宝座后,面对突然热情的女孩们反而应付不来。家臣却不断的给自己新上任的魔王大人介绍女魔族,期待生出魔力强大的孩子。


在第97次进卧室准备就寝时看到坐在床上的女子,影山茂夫夺门而出,头也不回的冲出魔界。


人界正在下雨,没用几秒倾盆大雨便将魔王昂贵的服饰从外到内湿了个透,黑发魔王可怜巴巴的楞在雨中,委屈的蹲下来查看自己的衣服,偏偏是挑了一件自己最喜欢的跑来人界的。


突然就感觉不到雨水掉落了,锅盖头少年迷茫的仰头,心说人界天气真任性,却在看到自己头顶一片露出的伞面,一个金发的人类男子正为自己撑着伞。灰暗的天空让黑色的魔王都喘不过气,而这金色突然就闯入了视野,太阳一般有着暖金色的光芒。上帝一定非常满意于自己创造出的这个男人,精挑细选了许久后决定赐予他骄矜的太阳色。在魔界没有这样灿金发色的人,他作为一个男人好看得过了头,睫羽纤长目光澄澈,影山大魔王觉得这个人比之前出现在他床上的97个女子加起来都好看。


黑色魔王盯了他足足两分钟,灵幻觉得自己要被盯穿了,正斟酌着说些什么,男孩倒是突然开了口。


"谢…谢谢!"


灵幻也愣了愣,对方柔软的声线让听着的人都不由的柔和了。


"你没带伞吗?"


"啊…是的"其实一弹手指就能打散乌云的魔王大人实话实说。


"这雨还蛮大的,要不要来我家避雨?等雨小了再走吧。"灵幻指了指不远处的公寓。


*


就这样影山大魔王在灵幻家里洗了澡,套着灵幻的衣服。虽然对于自己现在的身材稍宽大,魔族是可以控制自己的外貌身材的,但茂夫还是认为保持现在的样貌更能讨着好处。这么想着,低头唆了一口灵幻给他热的香甜牛奶。偏头看灵幻匆忙的坐到电脑前开电脑,把自己刘海用小皮筋扎起来了,露出瓷白的额头。


"你,叫什么名字?"金发男人转头看向茂夫


"啊!影山茂夫"正盯着灵幻出神的魔王慌忙答道。


"好……影山……叫你茂夫吧?"


"好的!"


"还有…再过几分钟我要直播游戏,摄像头不开,你可以随意走动,但是最好不要发出声音。这雨一时半会也停不了,我今天尽快结束。"


"啊好的"魔王似懂非懂的应了下来。


魔王对人类的游戏也只是略有耳闻,但是也看出来这个男人很厉害,从他的话语中了解到这个副本今天刚开而且他也是第一次玩。不说推荐组队的副本他一个人进了,第一次玩的时候就能分清每个part的怪的套路直接出攻略未免也强过头了吧。弹幕大多叹为观止,甚至有人怀疑是不是提前得知过副本内容或者开了挂。灵幻也不做解释,只是在必要的时候做做解说,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茂夫发现灵幻刚进副本时黑色瞳眸中浅浅的期待和兴奋已经被消磨干净了,这个游戏的难度和趣味性都不低,只是他太容易掌握要领了。黑发恶魔低头看金发人类纤长的手指操纵键盘,对他来了兴趣。


一个小时多一点,副本刷了三次,满足了观众的需求也就下了直播。


灵幻活动着身体站起来,窗外的雨看起来没有一点变小的意思。


"你家住哪?我叫车吧"灵幻心疼了一下自己的钱包,默默期待报出的地名不要太远。


"我不想回去"男孩乖巧的把手交叠在腿上,垂下眼。


"那…和我说一下原因吧?"灵幻揉了揉额角坐在男孩对面。


"因为在家他们老是逼我相亲。我又不擅长应付女孩子"


"相,相亲???"灵幻上上下下的扫视对面的男孩子,这顶多初中生啊,父母是想拿他换钱吗?毕竟这男孩长得不错。看他的样子也不像在说谎,这该如何是好。


正寻思着,黑发男孩仰起脸,一双小鹿般的眼睛湿漉漉的望向他"能住在这里麻烦您吗?我父母…他们一定不会找我的…还有…我想学习做一个出色的大人。"


灵幻蹙眉伸出两只纤长的手指揉了揉下巴"…也不是不行…毕竟这种事怎么想都不应该强迫你在这个年龄去做。"


"真的嘛?!!"几百岁的男孩扬起脸笑得开心露出一排白牙。"那…师匠?"


"嗯,茂夫"在路上捡到了个弟子的灵幻心情意外的好。


*


"师匠昨天又通宵直播了?"茂夫皱眉给灵幻倒了杯水放在电脑桌上。"昨天白天也没睡吧"


茂夫住在这也有几年了,做个游戏up当真是辛苦的不行,而且灵幻还非常有名,时常日夜颠倒的忙。


"啊多谢"灵幻顶着两个巨大的黑眼圈抿了口水。


"师匠看起来比平时还要憔悴啊"语气中嗔怪之味明显,茂夫俯下身凑在灵幻脸旁看电脑。只是一眼,瞳仁骤然紧缩,满屏都是污言秽语,目标都指向灵幻新隆这个名字。


"师匠,这怎么回事?!"


灵幻倒也不动气,垂眼盯着杯中,黑色的瞳眸中一片清明还有遮不住的疲惫,叹了口气道:"被泼脏水了"看着自家小孩眼底盛满了担心,灵幻浅浅的扯了下嘴唇,"对方应该早有准备,这次和以往的都不一样……"他放下杯子,揉了揉少年柔软的黑发,目光凝在不断跳出最新评论的电脑屏幕上"现在匆忙应对只能越描越黑,待我好好的睡一觉,起来再想对策吧。"


说着,金发男人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宽松的家居服套在身上露出瓷白的锁骨。"话说你,长得也太快了吧??"他纤长的手指搭在脖子上活动头部,偏着头看茂夫,心里琢磨着自己青春期和这孩子比起来简直是龟速。"成年后找女朋友肯定不用愁。"


茂夫眼眸沉了沉,他自然知道人类男孩根本没有这样的成长速度,但是…目光再次投向比自己已经矮了些许的某只金毛,一手叉在比普通男性更纤细的腰身上,正扬着脸欣慰的看自己。


"唉…"还被心上人当成孩子的魔王有苦说不出,苦笑着叹了口气,深感自己任重而道远。师匠又怎么会懂自己这份想把他占为己有的心思,想被他当做依靠的人而不是小孩,而且哪里有活了几百岁的小孩啊,茂夫后悔起当初用14岁的样貌踏进人界。


"师匠快去睡觉吧,等醒来还要处理这事呢。"魔王把满肚子的话吞下去。


"…也是"想到现在的情况灵幻就忍不住觉得疲惫,扑进柔软的床,把头埋在枕头里裹上被子"等醒来再好好回击回去吧。"


茂夫看了眼金发男人把自己埋进床里,不自觉的勾起嘴角,满眼温柔,为他拉上窗帘,最后蹑手蹑脚地带上了门。


*


但这次这个一向精明的男人失算了,人心所藏的恶意远大于他的想象,名气过大引来的人有嫉妒的、落井下石的、带头挑事的、冷嘲热讽的、看戏的,为他发声的竟少之又少。明明空穴来风的事,信以为真的人却数不胜数,都持着所谓的正义给他扣上欺诈的罪名。


"啧……"他熄灭了屏幕,闭了会眼。


"师匠…"黑发魔王一直杵在旁边盯着灵幻,又不知道怎么帮忙。


灵幻也不忍心自家弟子一直挂念着自己的事,出口安抚道:"网上的事电脑一关就什么都没有了,构不成任何威胁。"他不在意的耸了耸肩:"比起这个——我今天想吃咖喱。"


茂夫盯了灵幻一会,也知道他不是真的不在意,奈何自己在这方面真的帮不上忙,也只能尽力满足灵幻的需求。那故作轻松的样子很有吸引力,是习惯了一个人承担才能自然而然流露出的坚强,不让自己的情绪影响到他人,让茂夫很心疼,但也很吸引人。


*


这一次茂夫后悔把灵幻一个人放在家里了,他从未知道人类里有如此丧心病狂,不可理喻的家伙的。


"龙套!!"正在找钥匙的魔王隔着门听到自己心心念念的人类用从未听过的焦急语气大声叫自己。几乎没有犹豫,一脚踹废了灵幻家的防盗门。


"师匠!!"一只看起来就很油腻的手停在灵幻的裤腰带上,另一只摁在他的双手上。显然一开始也没讨着好,脸上的淤青块不少,因此嘴里咒骂着不堪入耳的词汇。


魔界无人能敌的黑发魔王被纯粹的愤怒裹住了全身,那个胖男人甚至没有看清来人的样貌就被扭断了手。几乎没有停顿,平时带着纯良笑容的男孩单手提起他,一膝盖顶在他的腹部,力道之大,男人呕出来的血弄脏了黑发魔王的裤脚。魔王嫌弃地眯了眯眼,随手把男人甩在地上。


"龙套!"灵幻爬起来抓住还想走过去的茂夫的手吼道:"够了!"语气不容质疑。


几乎下意识的,茂夫想抽回手,一双染着愤怒的眼眸冷冷的扫过来对上灵幻略带斥责的目光。


黑发魔王愣了愣,乖顺的收回步子。


灵幻松了手,叹气道:"这个人的死活无所谓,但因为这个人弄脏你的手是不值得的。即使他就这样死了也只会给你带来痛苦,对我来说也是一样。"


屋里静了下来,灵幻收拾房子里的残局,魔王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局促的站在一边。


"师匠……"魔王软着嗓音叫了两声之后灵幻就受不了了,软下语气道:"我也不是在怪你,下次,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啊"灵幻蹙眉拿他没办法。


茂夫看到灵幻没有生气,从背后给他来了个熊抱,黑发少年露齿笑得开心,一如初见时的样子。


平时吹牛扯谎都不眨眼的灵幻新隆第一次觉得脸发烫,当时自己情急之下竟是脱口而出弟子的名字。虽然刻意想继续把他当做孩子呵护,但心底里还是承认他成长成一位可靠的大人了。每每有这样的想法都在提醒他这个孩子快要离开了,虽然几年间也会时常提起送他回父母身边的事,总是被茂夫糊弄过去,灵幻也就从善如流的假装没发现,其实心里根本不愿意正面此事。这样的生活想着至少持续到有一天他不得不回去时,现在却…。灵幻心沉了沉,从茂夫怀里挣脱出来,正了正脸色,避开对面人询问的目光。


"茂夫,这里没办法待了,回到你父母身边吧,我也想办法避一避。"


"是住址被放到网络上了吗?"从声音听不出来任何情绪波动。


"是啊,不过你也是时候独自生活了"灵幻瞟了一眼家楼下刚刚停稳的记者车,看向和自己生活了几年的少年,眼里含着欣慰、不舍、还有他自己都读不懂的复杂情绪"你已经成长成出色的大人了呢。…再不走就要来不及了,到时候拖累你我会无法原谅自己的,这里的烂摊子就交给我这个大人来…"


"师匠"一直不出声的茂夫突然打断了灵幻略带寂寞的絮絮叨叨:"我喜欢你。"


黑发少年弯着嘴角庄重的说出了日日夜夜压在心口的话。巨大的恶魔翅膀几年来第一次在魔王背后骄傲的伸展开,还未等灵幻做出反应,茂夫一个公主抱把他捞进自己怀里,几乎在记者进门的同时护着他破窗而出。灵幻顾不上震惊赶紧抱紧魔王以防掉下来。


"师匠!"黑发少年看起来格外开心,黑色的眸子里装载着整个星空"你愿意跟我走吗?"


孩子大了不听话了,灵幻深感无力"好歹和我解释一下啊"他抱怨着搂紧魔王"不过…反正我也没地方去,姑且就这样吧。"


"师匠是答应了吗?!"


"嗯…还有…我也喜欢你"


当灵幻坐上魔王旁边的位置,俯视下面清一色惊呆了的魔族大臣,非常想抽当时的自己一巴掌。不过这都是后话了,至少人界再也没有出现过灵幻新隆这个人,又听说在魔界多了位连魔王都敢说教的皇后。






END


感谢观看!!!



评论

热度(87)